31岁清华学霸造800亿估值 李开复马云加持

92 0
2019-9-2 15:19:15
显示全部楼层
20190902152849.png
被称为AI“四小龙”(其他三家为商汤科技、依图科技与云从科技)之一的旷视科技正式向香 港联交所提交招股书,高盛、摩根大通和花旗为联席保荐人。
成立8年,旷视科技历经9轮融资,共计96亿元人民币。有报道称,目前旷视科技估值已达到了113.9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800亿元。此次上市拟募资10亿美元。
市场人士认为,作为一级市场AI独角兽明星代表的旷视申请IPO,或将开启中国AI创业公司二级市场上市融资之路。
“天才”创业者
旷视科技成立于2011年,最初英文名是Face++,寓意公司专注于图像计算、人脸识别技术。
旷视科技真正走入更多人视野是因为支付宝的刷脸认证支付。
2015年3月,德国汉诺威电子展开幕式上,马云用刷脸支付买了一枚面值20 欧元的汉诺威电子展纪念邮票,而为支付宝提供这项技术支持的,正是旷视科技。也因为这一层合作,阿里系成为旷视科技第一大机构股东方。
旷视科技赢得认可,与创始人及核心团队的强大背景密不可分。
公司三位联合创始人印奇、唐文斌、杨沐,是计算机领域的少年天才。三人是清华大学师兄弟关系,平均年龄只有31岁,图灵奖唯一华人得主姚期智是他们的授业恩师,目前也担任了旷视的首席顾问。目前印奇担任公司CEO,唐文斌担任CTO,杨沐担任高级副总裁。
旷视科技首席科学家孙剑曾担任微软亚洲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是AI领域全球最权威的科学家之一。招股书披露,截至2019年6月30日旷视科技共有2349名员工,其中研发人员1432 人,占公司总员工的61%,均由孙剑领导。
旷视科技称自己是“世界级的人工智能公司”,其核心竞争力深度学习技术以及人才团队的国际影响力都体现了这一点。公司表示,自2017年初以来,公司在多项国际人工智能顶级竞赛中累计揽获22个项目的世界冠军,在多个计算器视觉项目中表现突出。2017年和2019年,公司跻身《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最新发布的“50大最聪明公司”榜单。
半年亏损52亿元
作为AI四小龙中第一家申报上市的公司,旷视的盈利能力备受瞩目。
招股书显示,2016、2017、2018年,旷视收入分别为0.68亿、3.13亿、14.3亿,复合年增长率高达359%;2019年上半年公司收入达9.49亿元,同比增长达210%。
不过,公司持续亏损且幅度不断扩大,2016、2017、2018以及2019年上半年,公司期内亏损分别达到3.42亿、7.58亿、33.5亿、52亿元。
相比营收的高速增长,2019年上半年巨亏52亿元更引起市场热议。

旷视在招股书中解释,亏损增加原因主要是由于优先股的公允价值变动以及对研发的持续投入。
研发投入比较好理解。旷视在招股书中提到,全球AI行业竞争十分激烈。要想维持技术领先地位、吸引稀缺的AI人才,必须依靠庞大的研发支出。2016、2017、2018及2019年上半年,旷视研发支出分别为7800万元、2亿元、6.1亿元、4.7亿元,分别占当期收入的115%、66%、43%以及49%。
“优先股的公允价值变动”是一种会计处理方式,此前也出现在小米集团、美团点评的上市财报中。
这种会计处理一般出现在新经济公司。随着这些公司发展、估值提高,优先股对应的公允价值会产生了大量增值,因为股东没有退出,这部分账面“浮盈”在IPO之前在会计上被计为公司对股东的负债,IPO后优先股转为普通股,这部分负债会转变划分进所有者权益当中。
撇除管理层认为不能反映经营表现的项目影响,旷视科技给出的经调整后的净利润/亏损为:2016年净亏损0.92亿元,2017年净亏损1.42亿元,2018年实现盈利,净利润为0.32亿元,2019年上半年保持盈利,净利润为0.33亿元。
不过,公司在2016、2017、2018及2019年上半年分别获得了0.02亿元、0.63亿元、0.92亿元及0.45亿元的政府补助,如果扣除政府补助,报告期内仍未实现盈利。
同时,招股书还显示,报告期公司的经营活动所用现金净额均为负数:2016年、2017年、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分别为负的1.13亿元、1.51亿元、7.19亿元及6.75亿元。经营现金流为负与高额应收账款相对应,招股书披露,截至2019年6月30日,旷视科技贸易应收款项及应收票据高达15.44亿元。
阿里系第一大股东
招股书披露,旷视科技从2011年成立,历经9轮融资,总融资金额约为 13.51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95.98亿元,其中最后一轮D轮融资金额最大为 7.2亿美元。
从股权结构来看,阿里系是旷视科技最大股东,阿里巴巴通过淘宝中国间接持有旷视科技14.33%股份,蚂蚁金服通过全资子公司API (Hong Kong) Investment Limited间接持有旷视科技15.1%,阿里系合计持有29.43%股份。
旷视科技采取同股不同权架构,AB类股投票权比例为10:1。印奇、唐文斌及杨沐将根据各自的家族信托持有并控制2418万A类股,合计占IPO前16.83%,其中印奇持股为 8.21%,唐文斌持股为5.9%,杨沐持股为 2.72%,另外旷视科技的主要股东还包括AI Mind和Machine Intelligence,分别持股5.57% 和6.19%,这两者是该公司管理员工受限制股份的平台。
AI商业化成熟了吗?
旷视科技依靠AI技术如何实现商业化?这种模式可持续吗?是给公司贴上半年巨亏52亿元的标签,还是认可其管理层“已盈利”的表述,或是提出“依赖政府补贴”的质疑?
这些问题实际上“老生常谈”。
A股人工智能上市公司科大讯飞也面临过无数次来自投资人对其AI商业化落地问题的拷问。每一次接受采访,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都表示对人工智能的商业化未来充满信心,而今年年初,他告诉记者:2019年正是AI的价值兑现之年。
旷视科技如何用AI技术兑现价值?招股书显示,深度学习是旷视科技的核心竞争力,公司已经具备包括算法、软件和硬件产品在内的全栈式解决方案的能力。此外,AI企业“由软变硬”似乎是一个趋势,旷视在招股书中披露与合作方共同开发了一款ASIC芯片,实现了在网络视频录像机上部署算法,从而进行边缘端计算。
旷视科技将自己定位在物联网领域。目前旷视的主营业务包括个人物联网解决方案(SaaS及个人设备)、城市物联网解决方案、供应链物联网解决方案这四大业务板块。
公司称,已经成功实现了对先进技术的商业化。
2012年底,公司进入个人物联网行业。根据灼识咨询报告,按2018年收入计算,旷视科技是中国最大的云端人脸识别身份验证解决方案供货商,占据逾60%的市场份额。2018年在中国制造生产的配备身份验证功能的安卓智能手机中,超70%使用了旷视科技提供的基于人脸识别的设备解锁解决方案。
2015年底,公司进入城市物联网行业,主要是安防领域。在四年的时间里,已在中国城市物联网这一过去一直由传统硬件制造商主导(如海康威视、大华股份等)的垂直领域中获得了重要的市场地位。根据灼识咨询报告,按2018年收入计算,旷视科技是中国最大的聚焦于人工智能的城市物联网解决方案提供商。2018年,公司城市物联网解决方案被广泛应用于中国 100多个城市,地域覆盖面代表了中国城巿物联网行业最为广泛的覆盖范围。
2017年,旷视科技又进军智慧物流垂直领域, 2019年1月推出智慧物流平台——河图。

招股书披露,截至2018年,旷视科技的毛利率逐年上升,由2016年的31%上升到2017年的52.1%,进一步上升到2018年的65.2%。2019年上半年,旷视的毛利率出现小幅下滑,较2018年下滑了0.6个百分点,但保持相对稳定。
分业务板块来看,2019年上半年,毛利率最高的是个人物联网解决方案SaaS,为87.2%,其次为个人物联网解决方案个人设备,为77.9%,城市物联网解决方案及供应链物联网解决方案分别为59%及62.8%。
此次上市,旷视科技拟募资用于提升技术及增强研发能力。包括招聘及留任顶尖人工智能科研人员以进一步优化Brain++以及招聘及留任工程专家与行业垂直领域专家;进一步丰富解决方案种类,加强产品开发实力;进一步改善及实施销售及市场推广计划;并拟在未来两年用于实施全球扩张战略;此外,公司表示还将有选择地寻求战略投资或收购机遇。
市场人士认为,旷视科技此次申请IPO或将成为整个AI行业的信号, “四小龙”的另外三家——商汤、依图、云从,时不时就有上市的相关的消息出现。
一位关注互联网的私募投资人表示,目前已经出现一些独角兽一二级市场价格倒挂的现象,这些AI明星此前在一级市场很受追捧,估值很高,但没有泡沫?是时候接受二级市场检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