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杯”的李国庆,并不容易的再创业

24 0
2019-10-18 13:40:40
显示全部楼层
35054.png
有些人比其他人更容易引起关注,互联网圈子的老板里面,李国庆是其中之一。
“我口无遮拦,多有得罪,请海涵”——去年12月,因为点评刘强东事件的言论引起巨大争议,并伤及当当,李国庆在微博公开致歉,将个人简介改成这句话。
敢说,真性情,是李国庆给外界的印象。习惯了规规矩矩的表达之后,个性化的企业家更容易让公众记住。不过企业家的立身根本不在言论,更重要的还是其创办的企业,推出的产品与服务。
对李国庆来说,当当无疑是人生中特别重要的一番事业。创立当当曾给他巨大的荣誉和财富,却也给他很深创痛。
今年2月,李国庆忽然宣布离开当当,重新创业。此后他反复提到被妻子俞渝“逼宫”离开当当的故事。甚至在最近一次视频采访中,“情难自已”而摔了杯子。
有评论说他作秀,也有评论对他的过激举动表示理解。而在一场风波中,李国庆的新项目“早晚读书”再次进入到公众视线里。
早晚读书是李国庆事业的第三春,根据他的设想,短则三年,长则五年,这一新项目的市值可以超过当当。不过目前看来,情况并不乐观。
李国庆当当往事
很少有企业家会反复地公开谈论家事,李国庆是例外者中的一员。这跟他自身情况有关,在当当的故事里,离不开“夫妻店”这个话题。
1999年11月,李国庆与妻子俞渝联合创办当当。彼时,互联网购物对国人来说还是陌生事物,而李国庆夫妇看准了网购图书的交易,用他自己的话说,“我们梦想当当网在未来会成为一家改变中国文化产业,改变全民阅读的公司。”
相对李国庆频频出现在舆论漩涡中,俞渝显得低调甚至神秘。不过对当当的发展而言,其功劳不可忽视。
俞渝是北京外国语学院英语专业学士,而后获纽约大学工商管理学院金融及国际商务MBA学位。在创办当当之前,她已经在华尔街创出一片天地,金融是其强项。当当创办不久,遭遇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夫妻合力挺过。2003年,俞渝为当当争取到老虎基金1100 万美元投资。
2010年12月8日,当当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成为中国第一家完全基于线上业务、在美国上市的B2C网上商城。上市当天,当当股价上涨86%,并以3.13亿美元的IPO融资额,创造了亚太区2010年高科技公司融资额度的历史新高。

那是李国庆和俞渝的高光时刻,搜索当时照片,两人的合影往往排在前列。因为这种商业上的成功,两人曾被视为一对“模范夫妻”。李国庆早先也提到,刘强东经常给他说,羡慕他有这么一个从华尔街回来的老婆,帮他做生意。
不过在2011年,当当上市几个月后,俞渝便表示了对夫妻创业的不支持。在《杨澜访谈录》中,俞渝提到对创业者的忠告,“夫妻不要在一起创业,生活已经挺不容易的了。”因为生李国庆的气,俞渝一个多月没有回北京的家,自己一个人在纽约生活。
在李国庆这边,也反复就“夫妻创业”提出类似看法。
今年2月,李国庆忽然宣布离开当当,再次创业。就“夫妻店”的经营模式,他表示有利有弊。有利的地方,比如“抵挡了各种算计,来自资本,来自合伙人”,同时他指出,“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一定结束夫妻店治理”。
夫妻意见一致,在企业发展初期能够带来很高的运作效率,而随着企业成长,如果夫妻之间决策不同,造成的内耗也会非常严重。
近年来影响最大的一次,是在2018年年初,关于当当是否要卖给海航的争论。“管理层股东和俞渝都希望尽快卖海航,而我第一不同意卖,第二如果卖,海航绝不是好选项”,在接受海克财经采访时,李国庆提到,“这是巨大的分歧”,导致他和俞渝彻底分开。
反思当当发展,他总结,“夫妻店”总是折中,应该更有魄力,更有胆量,融更多的资,同时网罗更多人才,给现有人才更多的股权激励。
当当是李国庆的一份荣耀,也成为一份难以忘怀的遗憾。
八个月,心难“静”
离开当当,李国庆发表了一封长信。文辞之中,他表露的更多是一种激动和深情。“在经历过无数人生巅峰之后,步入互联网的中场战事,我决定又一次启程,去再度追梦。”
或许是因为常与书打交道,李国庆有时给人一种文艺书生的感觉。当时他引用了两句话,“往事浓淡,色如清,已轻。经年悲喜,净如镜,已静”。而现在看,要“静”下来,并不容易。
八个月前离开当当,李国庆表示:“我相信在我离开当当管理后,结束了夫妻店治理结构,俞渝会带领公司洒脱地开创未来,为当当的近 3 亿用户提供优质服务。” 对当当发展中的一些问题,李国庆表示后悔,不过措辞并不激烈。
三个月前,一篇题为《李国庆是如何被逐出当当网的》的独家稿件忽然传开,李国庆详细讲述了自己在当当“被逼宫”的经历。
据其表述,2018年1月14日晚,一家人重新看《雍正王朝》,正“看到八王逼宫,就八王跟皇帝抢权,说分权这场戏”,俞渝又向李国庆提到:“哎呀,你怎么就不同意卖海航?”李国庆表示,自己的观点还是老样子。次日6点,李国庆收到逼宫信,让他交出新业务,接受卖海航。
还有一件事引起外界注意。李国庆提到,当当董事会曾明确作出决议,“俞渝挂名董事长,回家待着”,而李国庆拿着这份董事会决议,没有执行。
“我心软了”。“我1996年把人家从华尔街骗回来,那时候还是出国热,从华尔街回中国很不容易,那时候她不是什么海归创业回来的代表,真是嫁回来,人家多大的勇气。”
文章写道,“李国庆本来是有机会将当前局面做一个180度逆转的,换句话说,出局的完全可以是俞渝”。
而在近期,李国庆提起往事的措辞愈加严厉,对妻子俞渝的做法,甚至用到了“阴谋诡计”这样的表述。他明确表示,自己不能原谅俞渝,“因为她是我老婆”。当被追问,这“感觉就像一棵刺一样(扎进心里)?”,李国庆情难自已,抄起身前的水杯狠狠砸到地上。
一时之间,四处目光聚焦起来,有人质疑摔杯子是作秀,也有人表示理解。无论是当当,还是李国庆新的创业项目,目前表现都并不突出,不过李国庆本人的言行仍然有很高的关注度。很快, “李国庆访谈中怒摔水杯”登陆微博和抖音两大热搜榜单。
被“逼宫”离开当当,成为李国庆无法忘怀的事。俞渝方面,目前未做发声。
在随后的回应中,李国庆为自己“情难自已”的摔杯举动致歉,“阴谋也好,设计也罢,过去的都将过去”。他表示,自己会带领新的创业项目“早晚读书”,去“创造新的明天”。
早晚读书和它的对手们
李国庆的新项目是早晚读书,剑锋所指,在知识付费。
他认为,当前知识付费市场“粗制滥造”,存在组稿严重、广告多体验差、选书依靠虚假排行榜等问题,而他创办的早晚读书,要把精品选出来,把精华讲出来。
怎么选书?此前发布会提到,早晚读书将借助大数据,通过真实有效的图书畅销榜、话题热度榜、内容实用性、经典榜单、内容差异化、顾客的需求等数据支撑选书,并且,讲书大咖、会员代表、选书编辑等,都会在选书团中占有一定的比例。

(来源:早晚读书公众号)
此外,发布会时还提到,早晚读书邀请的导师均是“读过万卷书,行走万里路,经历万件事,抒过万丈情”的人,第一期的40位进入备课及准备状态,其中包括俞敏洪、贾平凹、张绍刚、纪连海等名人,同时声称,“已邀请到1100位不同文化领域的KOL加入讲书团”。
虽然听起来不错,但归根结底,还是读书讲书。而在这条赛道上,已有产品发展壮大。得到、樊登读书,乃至于喜马拉雅等音频平台,都是早晚读书要挑战的对手。
打开早晚读书可以发现,目前这一平台的内容主要涉及人文、亲子、职场、管理、两性、自我成长等六个大类。热门解读人包括李国庆自己,以及戴建业、纪连海等人。在阅读量榜单中,由李国庆解读的《闪电式扩张》排名居首,有大约4.7万次播放。

(从左至右,早晚读书阅读量总榜前六)
直观感受上,早晚读书提供的内容数量相对较少,丰富性略差。作为对比,得到给用户的选择要多出不少。除听书服务外,得到还提供学者、专家开授的课程,电子书,讲座等,涉及的内容类别也更广泛。

(早晚读书与得到的首页对比)
知识付费产品面对的一大问题,是内容同质化。尤其对讲书而言。这家讲蔡康永情商课,另一家也有,一般用户未必会细细区分两者的不同。更普遍的情况是,既然这家有,就在这家听。产品使用本就有惯性,能提供更多内容的平台,自然吸引到更多用户。
供职于某投资机构的沐雨曾是得到重度用户,她提到,罗振宇一次一个小时讲一本书的时候,都会听完,感觉“特别适合跑一个10公里的需要”。不过现在她成为喜马拉雅的重度用户,“因为选择更多”。

(喜马拉雅和蜻蜓MF都提供了更丰富的内容)
此外,虽然早晚读书强调精选讲书人,宣称“跟对的人,读对的书,做对的事”,其他平台,也不乏专家大咖。
“再造当当”不容易
根据李国庆的预期,这一次创业,“完全有能力,短则三年,慢则五年,做的利润和市值超过当当”。不过谈起来轻松的事,做起来不一定轻松。除了面对先行者的竞争,知识付费行业本身也面临质疑。
2016年被认为是知识付费的元年,喜马拉雅、得到等一众“玩家”纷纷入局,不过到2018年,唱衰与质疑不断,行业转而讨论内容创业寒冬与知识付费遇冷。再入局,显得有些不合时宜。
2018年年中,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传播大数据创新实验室与21财经App联合发布了《2018年知识付费研究报告》,当中指出,随着公众对知识付费产品的新鲜感降低、用户复购率下降、总使用时长缩水,包括喜马拉雅、知乎Live 等一线知识应用在内的整个知识付费行业开始出现营收下降的问题。
报告总结了知识付费发展面临的四种困境:付费是“原罪”,习惯了在免费环境获取信息的用户,尚未完全养成付费阅读习惯;侵权现象频发,抄袭严重;优质内容建设力不足,用户复购率低;贩卖焦虑与情绪化购买。
不过,知识付费的需求也确实存在。产品经理晓林使用这类产品已有数年,有空就看。在他感受中,这类产品满足了自我提升的本质需求,而他还有自我提升的欲望。对互联网从业者秋寒来说,可以用这类产品了解行业最前沿的观点,“尤其是很多行业一线大咖的观点,有引导性,对于知识储备和行业方向的把握有用”。
沐雨提到让她意外的一件事:吃饭时,沐雨在喜马拉雅上听蒙曼讲的武则天,家里写字都不利索的做饭阿姨听到,就让沐雨帮她也装一个。沐雨给她下载完 教她怎么用,后来发现阿姨自己在上面找到了做饭的教程。“我觉得这个就特别好,感谢互联网,感谢知识付费”,沐雨向新浪科技说道。
知识付费产品中,往往也有很多免费内容,而不论怎样,它们给予了人们更多接触知识,或者说有价值信息的机会,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人们获取知识的平等。进一步,则有可能改变人们一时的生活乃至人生。
对李国庆来说,做早晚读书这个创业项目,也有关于“知识改变命运”的思考。他曾表示,提高国民阅读量,让更多人通过知识改变命运一直都是其创业信念,“做当当时,是这个信念,现在做早晚读书,还是为了实现我的这个信念。而这一次,我想用更直接的方式,帮助更多的人读到好书”。
现在的问题是,与李国庆自身引起的火热关注度相比较,他的新项目要“低调”许多。不少人听说早晚读书,还是因为近来这次“摔杯”事件。
八个月前宣布离开当当,李国庆自问,“少年心,鬓如霜,还能创辉煌?”。目前看,答案还难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