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个阿里巴巴”等待拯救!孙正义的结局,进入90天倒计时

47 0
2019-11-13 17:10:44
显示全部楼层
、3172112.png
它的泡沫破灭,实实在在的代表着喧嚣一时的独角兽们,已经再度回归神话。
11月6日,软银集团公布出自己14年来的首次亏损。数据显示,在第三季度的三个月里,软银总共亏损了将近7044亿日元,约合65亿美元。
亏损主要来源为WeWork、Uber(优步)、愿景基金以及一系列负面连锁反应。
WeWork成为了软银孙正义心中最大的痛。甚至于在下半年开始阶段,喧嚣一时的IPO,都好像是在给孙正义定制的“圈套”。

孙正义出手
WeWork 于 8 月 14 日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了 IPO 申请,据知情人透露,WeWork 的目标是出售约 35 亿美元的股票。
9月初,路演的消息甚嚣尘上,作为共享办公领域的独角兽,WeWork似乎即将抵达高光时刻。
然而一切,在正剧上演之前,突然被“演出商”叫停。
WeWork的最大投资方日本软银敦促其搁置IPO计划,但WeWork首席执行官亚当·诺伊曼不顾反对,继续推进,亚当和软银之间的裂痕就开始出现。
最终,亚当·诺伊曼被孙正义罢免。
随后,软银又做出了决策——裁员。而且这个裁员不同以往,颇为大快人心——解雇诺伊曼妻子丽贝卡·诺依曼和其约20名亲友。
看上去,一切似乎都要归于正规,这个陷入泥潭里的独角兽,将会得到孙正义的拯救。
但现实从来不这么美好。
亚当·诺依曼并没有外界看见的那么悲催,他离场的时候带着17亿美元“遣散费”。通过WeWork,亚当先生已经达成了创业的小目标。
场上只留下了还在挣扎的孙正义。因为他有个小目标。
在WeWork还没沦为笑话之前,媒体经常会这么去报道:
“孙正义跟WeWork谈了几个小时就认为此举十分可行,会改变人类的生活方式,会像阿里巴巴一样改变世界。”

泥潭边的守望者
“对WeWork创始人亚当·诺依曼的错判,是自己犯的最大错误”。除了愤怒的丢出这样一句话,孙正义其实能做的只有继续撒币。
软银财报显示,二季度运营亏损约65亿美元,为14年来首次季度亏损,亦是其38年来最大的经营损失。在这些亏损中,WeWork“贡献”约35亿美元。
但这还不是最重要的,分析师克里斯·莱恩预计,WeWork未来4年内需要72亿美元,才能将现金流转正。
前提是,真的能够实现——不亏。
但对于WeWork来说,这依然是独角兽所不可能的任务。

彼时,在其宣称要IPO之时,曾经出现过估值腰斩的新闻。而当多个媒体记者和书乐进行交流的时候,贫道给出的判断就是——巨额亏损并不奇怪,奇怪是估值腰斩的有点晚。
所谓共享办公,本身只是一个更加新颖和服务集中化的办公场地租赁模式,和早前许多共享为名、租赁为实的共享经济(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一样。
共享的本意是盘活闲置,而共享办公等伪共享则某种意义上在创造闲置。
WeWork其所提供的服务,包括对创业者的孵化能力,都很难真正抵达用户的刚需,而更多地只是一些“选配”。
早前一些打着孵化的创业咖啡和创业公寓等,都可以视为是类似的形态。
这种“简易”办公,由于用户本身实力不足和缺少更多支持,也就很难真正打开市场。
至于其运营中诸如打印、收寄包裹、咖啡服务等增值服务:
一方面用户难以形成高频。
另一方面维护又不可中断,进一步加大了其运营的亏损高企。
反而成了一个食之无味、弃之不舍、拓展无力、不拓不甘的鸡肋。
事实上,WeWork连维持表面浮华的增值服务都做得很少,共享办公更多的时候只是一个二房东和包租公。
靠装修风格来吸引房客,在任何时候都不成不了独角兽,只能算是有点个性罢了。

90天制胜!智剩多少?
孙正义急了,于是在完成对创始人团队的高价清理之后,WeWork宣布了一项“90天制胜计划”。
具体来说,就是过去面对中小微创业者团队的WeWork,决定在90天时间里转型,将重点转向大型企业客户,而不是过去向初创企业等中小公司提供租赁服务。
这个制胜计划,真正的意义在于为伪装成独角兽的WeWork完成了一次清洗,当蒙在牛头马面身上的神秘涂抹物和装饰品去掉之后,人们会发现,原来这头独角兽,其实连角都没有,而且还是杂毛。
只不过,这完全符合孙正义之前为WeWork提出的“三步走”的改革计划:未来三四年停止建新办公室、削减其他成本、剥离不赚钱的业务。
用现有的资源,驱散不给力的中小微创业者,让大企业、大客户成为稳定的房客,然后继续当好它这个二房东的角色。
唯一的正面意义在于,大企业在一些增值服务上,有较强的规模特征,就算是帮忙订个奶茶,也能在同一时间收到若干订单,而不像过去可能只是一单业务,也要两三个街区跑一圈,成本确实有可能降下来。

然而,这能拯救烧钱如“撒币”的共享办公吗?